首页 >>印象艾玛 >> 新闻中心 >>艾玛资讯>>正文

今天这位“建国” 或许你和你家人也认识

时间:2019/1/29 16:24:00 点击:

曾把青春献给北大荒

35年妇产科生涯治病救人无数

今天这位“建国” 或许你和家人也认识

《都市快报》寻找身边的建国——

周建国

杭州艾玛妇产医院 主任医师 教授

出生军人家庭,从医30余年

建国70周年之际

都市快报记者对其进行了采访!

本文 转载自《都市快报》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这一天,一名女婴在上海出生,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的母亲给她取名“建国”。

  她就是周建国。祖籍浙江枫桥,主任医师、教授,曾任杭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从事妇产科临床、科研和教学工作35年余,多次参加国际国内学术交流活动,对妇产科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杂症诊治造诣颇深,医术精湛,在杭城享有盛誉。

受军医母亲影响 从小立志要做医生

  出生在军人家庭的周建国,母亲是一名军医。

  194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在山东莱芜地区作战,刚刚生完孩子的周建国母亲,与勤务兵一起挑着担子,担子的一头是急救药箱,另一头是刚出生还没几天的周建国的姐姐。刚生产完的母亲不但参加了战斗,还因从战场抢救背回13名伤员而获军功章。

  “受母亲影响,从五六岁懂事起,我就想当医生,而且要当军医!我从小生活在第九兵团留守处,就驻军在山东曲阜,永远记得母亲背着药箱跑来跑去的身影。”今年已经70岁的周建国,回忆起童年记忆,似乎仍能看见激情燃烧岁月的余晖。

  她说:“战争年代军医是要上前线的,枪林弹雨中抢救战士,肯定很辛苦,而且很危险。但是我们那时候只是觉得向往母亲的工作,心里装的都是正能量,完全不会对工作挑肥拣瘦的。”

插队北大荒 圆了从医梦

  1969年,19岁的周建国正在杭州女子中学(现杭十四中)念高中,响应国家号召,作为知识青年,插队到黑龙江富锦县新龙公社东悦大队,当了一名农民。那时候的黑龙江大片大片都是未开垦的荒地,天寒地冻,被称为北大荒。

  “冰天雪地就开始种树,地面冻住了,锄头都锄不动,我们就用尖的三角锄扎出一个小洞,撒几颗黄豆。种过黄豆,第二年土地就会松一点。”桃李年华的周建国,就这样从城市女学生变成了开拓建设北大荒的农民,把青春献给了那片荒芜的土地。

  1973年,公社里有一个推荐上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名额,大伙推荐了周建国。离开时,公社书记语重心长地嘱咐:“老百姓有个病啊灾的,离不开好医生,你将来做了大夫,一定要全心全意为咱老百姓看病,才对得起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怀着知青战友们的信任和公社书记的期盼,周建国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到哈尔滨医科大学求学,从此,也连接上了自己童年的志向。

35年妇产科生涯 见证国家医疗进步

  1977年1月,周建国以优异的成绩从哈医大毕业。

  “我跟组织上说,我想去病源多、病种杂、病情重的地方开展工作,到城乡交界的地方,那里农民和工人多,更需要医务人员。我是工农兵大学生,更应该为劳苦大众服务。”

  于是,周建国被分配到杭州二院妇产科,成了一名妇产科医生。在这个岗位上,她干了35年,一直干到退休。

  1978年,刚参加工作才半年的周建国,第一次接生。

  当时还没有B超,只能靠用手摸、用耳朵听胎心,再根据产妇的病史来判断是怀孕、肿瘤还是子宫肌瘤。那个年代医疗条件的落后,一方面对医务人员提出了更高要求,另一方面也锤炼出了医务人员的真本事。

  “我遇到过一个37岁的妇女,大出血,门诊诊断当成肿瘤收了进来,住了一两天,准备给她切除子宫,术前刚好轮到我值班,我根据经验加上仔细询问她的病史,最终判断是双胞胎怀孕流产,避免了一次有可能要切除子宫的误诊手术。”周建国回忆,当时连化验用的血试剂、尿试剂都没有,无法判断是怀孕还是肿瘤。

  “30多年,我亲眼见证了医疗的进步。”

  如今,三维、四维B超都已普及,宫内胎儿从8周到30周,都可以进行畸形和高危筛查。医疗设备、药品、医疗条件的改善和进步,给临床医生带来了极大的帮助,也大大降低了感染率、死亡率、并发症。

70岁的周建国仍在发挥余热

  周建国退休后,又受聘到了杭州一家妇产医院任主任医师,继续用她的毕生所学,发挥余热。

  医术之外,沟通、信任和劝慰、疏导也非常重要。

  人们总觉得生孩子是个瓜熟蒂落的事,实际上,一名优秀的妇产科医生不仅要精通内、外、妇、儿各科的理论和实践知识,在抢救母婴时还要有临危不惧的心理素质。对孕产妇更是要体贴、耐心、充满热情,必要时,还要对其进行心理疏导。

  “现在我们都提倡自然分娩,这也是我一直遵从的理念。我们这些年从国外引进了很多先进的理念、技术,如无痛分娩、水中减痛、导乐分娩等,让更多产妇安心选择自然分娩,这是我乐于看到的。比如生育舞蹈,在产房还能边跳舞,边生孩子,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确实能够帮助更顺利地分娩。所以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学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