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计划生育 >>人流常识

关于人流的那些事儿……

  女人的描述

  讲述人:陈芳 28岁

  初次堕胎年龄:17岁

  和他一起等在手术室外的房间里,这里有很多人在等着叫到名字去扼杀生命。我听见护士小姐大声地叫着下一位,张小梅。我愣愣地听着,心想这是谁呀,护士小姐不耐烦地叫了三遍,我才缓过神来,哦,原来是叫我,张小梅是我登记时随便起的假名,因为我实在不敢用真名,万一,万一有人认识我呢?万一有人告诉我父母?万一有人通知学校……剩下的后果是我不敢想象的。

  “把下半身脱光!”我在医生的命令下,脱下裤子,全身僵硬,不知道这床应该怎样躺下去。好不容易在医生的目光中躺下,紧闭的双腿还在颤抖。“分开,哆嗦什么呀,这会儿害怕,早干什么来着。”医生刺耳的话语就在我耳边回荡。我紧闭双眼,任由泪水流下,巨大的羞耻感像猛蛇一样咬噬着我,但随后而来的剧痛让我从委屈又陷入了更深一层的痛苦中,我感觉自己的那里被夹开,被拐入,被那些不知名的东西上上下下的刮着,剔着,真像一把茶勺在里边横冲直撞,医生把我的身体当成半空的果酱瓶子,搜刮个不停。

  我忍不住叫出了声。“疼了吧?疼你才会记一辈子。”医生不咸不淡地说。身子渐渐飘起来,我觉得自己的骨头都掉下了粉末,我知道是那器械在折磨着那个孩子,只有我才知道他痛,知道他还想活下去。

  “分开点,夹那么紧,怎么干活呀。”我又在医生的斥责声中回到了现实,我还活着吗?我麻木地分开双腿,让那些金属在下面翻飞,又是一阵剧痛过后,我在恍惚中睁开双眼,眼前晃动着一瓶血水,在瓶底我看到了一扇像梳子似的白色透明的片状物。“看见了吗?这是他的肋骨。都这么大了,下回早点来,多费劲呀!”

  几分钟的时间,我却觉得好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我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穿上裤子的,只觉得在那些医生的眼中我的脸和我的阴部一样,没有什么分别。

  男人的描述

  讲述人:唐明 28岁

  女朋友初次堕胎年龄:22岁

  那时候年轻,不懂得生命的重要,更不懂得那个让我和她急出满头大汗的“麻烦”,其实是有生命的,还没等我开口,她就自己做主,去医院。那时候,除了疯狂的爱,我们不懂得要对谁负责,她对我更是没有要求,我陪着她,跑到离熟人较远的地方找医院。

  坐在外面等手术时,她一直握着我的手,一个个女孩进去,惨白着脸出来,躺倒在走廊的长椅上呻吟,她的手凉凉的,却有汗不断出来。我怕得要命,她却表情镇定自若,听到她的名字,她头都没回地进去了,大义凛然。出来的时候,她疼得缩成一团,整齐的发辫已经散成一团乱麻,被冷汗粘了一脸。我想伸手抱她,她却用疼得变调的声音说:“别碰我,别碰我……”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听到剪刀或是金属刀叉碰撞金属盘子的声音,会全身起鸡皮疙瘩,面无人色,让我觉得这种伤害,背叛她,来得更严重。

  我永远欠她,不论她后来如何地伤害我,如何地不把我的尊严当回事,我都没有理由反击。她疼下来的汗,永远如小虫般爬在我的心上。我相信她的切肤之痛,永生难忘,而这切肤之痛,是我的无知造成的……

  后记:堕胎后,延续着的疼痛……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像小说中或者人们口中说的那样可以轻易地一刀两断,事实上,藕断丝连才是庸常生活的本质。手术做完了,麻烦却没解决掉,你可能身子一下子垮掉了,可能不满男朋友的漠然态度与他大吵大闹,可能陷入产后忧郁症一样的无边伤感中,这是你们追求3分钟快感时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痛苦的感受从手术室里爬出,像个影子一样粘上你,在后来的日子里,闪着魔鬼的光芒。不要等到要牺牲谁的生命时才能醒悟,女人,一定要学会自己爱护自己。

  艾玛医生提醒:女性做人流,一定要选择专业正规的妇产科医院进行,有其是初次做人流或者人流的女性,考虑到以后的生育,一定要选择安全性高痛苦低的微创无痛人流。

  杭州做人流哪里好?

  计划生育作为艾玛妇产医院的特色爱心科室,由经验丰富的一流医生领衔,在计划生育诊疗方面处于国内先进水平。拥有彩色的超声波、电子宫腔镜、以及各种先进的镇痛设备,较大程度为受术者减少痛苦和损伤,让激情后的烦扰如水般划落无痕。

  【人性化计划生育手术】

  ①双腔减压无痛人流 ②微管无痛人流 ③无痛人流 ④无痛人工流产⑤·

  艾玛对您的关爱,不仅仅停留在医学治疗。我们提供的“小月子”服务,予以您康复调养指导、避孕方法、知情选择指导,对女性生理功能进行系统的维护和保养。受孕可以有意外,但是解决这个“意外”却不允许再有任何意外,谁都没有资格剥夺一个女人做母亲的权利,艾玛永远将医疗安全放在第—位。私密的空间,一站式的服务、系列的产后调理,都将令您安全、放心、更贴心。